乾隆亲笔御书“道南正派”朱熹莅临讲学曾国藩、蔡锷是这里学生蔡锷

/ / 2015-10-25
岳麓书院,坐落在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湖南长沙湘江西岸的岳麓山脚下。史料记载,岳麓书院的第一位山长名叫周式,北宋年间,岳麓书院正赶上北宋最繁荣的阶段,当时书院已经有数百的学生,皇帝宋真宗见此办学如此好,便面见了周式,对答之后,发现周式是个人才,...

  岳麓书院,坐落在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湖南长沙湘江西岸的岳麓山脚下。史料记载,岳麓书院的第一位山长名叫周式,北宋年间,岳麓书院正赶上北宋最繁荣的阶段,当时书院已经有数百的学生,皇帝宋真宗见此办学如此好,便面见了周式,对答之后,发现周式是个人才,并任命他为国子监主簿,希望周式留在宫中讲学。但周式无心留在庙堂,坚持回岳麓书院执教。宋真宗爱才之心,便放其回归书院,赐下书院匾额,并书“岳麓书院”,岳麓书院从此名闻天下,前来求学者络绎不绝,成为北宋四大书院之一。至今,岳麓书院内还存有明代石刻,即为宋真宗手迹。

  一千多年来,岳麓书院的教师中集中了大量海内最高水平的教育家,南宋四大理学学派之一的张栻曾亲自主持书院,朱熹也前后两次莅临岳麗书院讲学,连乾隆爷也亲笔御书“道南正派”,奠定了岳麓书院传播繁荣理学的重要地位。走在岳麓书院,黄叶飘落,在古色古香地院落,凋零却是一种美。岳麓书院的古建筑群是以教学、藏书、园林、纪念为主,岳麓书院现存的大部分建筑都是明清的遗物。走进岳麓书院,才能真正欣赏江南庭院的美,拾起三两片黄叶,回望书院,仿佛自己已然成了书院的学子。

  岳麓书院,经过千年的文明洗礼,清晰地书写出了中华文化重要学派的脉络。在近代历经战火,长沙市区保留的地面古迹并不多,岳麓书院幸为其中之一。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学府之一,其古代传统的书院建筑至今还是被保存完整。岳麓书院是中国传统中轴线的建筑风格,中轴对称、层层递进的院落形式,无不蕴含着等级有序、尊卑有别的社会伦理关系,这和其他书院没有二别。不同的只是朴素的色彩更加让人沉静,紧凑的建筑格局更加衬托出背后文化的博大精深。徽派建筑风格很是赏心悦目,那白的墙,灰的瓦,褐的柱,素的门窗,很少雕梁画楣,更不见金碧辉煌,尽是庄重净雅,尽是岁月写真。每一组院落,每一块石碑,每一枚砖瓦,每一支风荷,都闪烁着时光淬炼的人文精神。

  悠悠千年办学史,不断书生意气。千年学府岳麓书院早已成为中国教育史上一座不朽的丰碑。走进岳麓书院的历史时空隧道,去瞻仰古圣先贤的风采,去感受千年学府的文化气息。也许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但有风景的地方一定在于心的欣赏。静下心来,坐在学堂前的石阶上,微闭起双眼,让心灵在书院里再走一回,沾染些许的书香之气。此处清雅幽静美妙的自然人文环境真乃求学读书的圣地,如有来世,我一定会来此做一个朝圣的学子。

  “千年学府,弦歌不绝”以前总认为从历史深处走来的古代书院,很多被翻新后的建筑弄丢了原本深厚的文化气息。岳麓书院是庆幸的,不曾被世事沧桑之利刃割裂,从宋初的岳麓书院到国立湖南大学,有战乱、有毁灭,更有重建,弦歌却一直未断。千年学府是三湘人才辈出的见证,岳麓书院培育、熏陶出的一大批出类拔萃的人才,甚至输出了能够改变历史走向的伟大人物。魏源、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郭松寿、曾国荃、黄兴、蔡锷、程潜、杨昌济、徐特立都是岳麗书院的学生。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伟大领袖毛主席也是从岳麗书院出来的。解放后主席应邀亲自手书“湖南大学”校额,如今仍静静地挂在湖南大学的原教学楼的门楣上,辉煌如初。

  中国书院,正是中华文化繁荣发展的集聚地。北宋是中国书院制度的奠基时期,岳麓书院的故事也从这时开始,萌芽于唐末五代的民间书院,在北宋初年兴起了办学热潮。于开宝九年,潭州太守朱洞把岳麓山上智璇等两位僧人兴办的一所学校雏形,扩建为书院,岳麓书院由此诞生。岳麓书院是中国历史上赫赫文明的四大书院之一,据考证,天下“四大书院”之说启于南宋,可在历代学者的心中所指不同,唯其岳麓书院亘古不动,可见其地位之分量。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