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元勋蔡锷传奇之十四:驱蔡风潮蔡锷

/ / 2015-10-25
基于以上调查,吴锡永与魏景桐商议后,对此事的处理提出了四条意见:“一、甄别剔退各生,经调阅原卷,均不及格,照章应行剔退,勿庸再行考核。二、桂籍罢课出堂、持众要挟之学生,查系廖轰、王斌、覃连、周采藻,列名在前,及湘籍罢课出堂学生代表唐岳五、...

  基于以上调查,吴锡永与魏景桐商议后,对此事的处理提出了四条意见:“一、甄别剔退各生,经调阅原卷,均不及格,照章应行剔退,勿庸再行考核。二、桂籍罢课出堂、持众要挟之学生,查系廖轰、王斌、覃连、周采藻,列名在前,及湘籍罢课出堂学生代表唐岳五、李有馥、刘镇南、皮寓麟,均请一律斥革,仍追缴学费,以肃军纪。三、咨议局呈控蔡锷违法纳贿各节,经派司道详查,并经吴参议切实访察,均无其事。除由景桐札复外,应否按照议院法要领,将诬蔑毁辱之议员,咨由钧处转请资政院分别惩罚,及以后应如何明定限制,免令凭空结撰,煽惑军心,统候裁夺。四、以后陆军各学堂学生,应饬令各主管总办、监督,严行告戒,化除畛域。嗣后如再滋生事端,除将为首之学生从重惩办外,仍惟该主管总办、监督是问。至蔡锷已奉滇督奏调,拟请准其赴滇。”这四条意见实际上洗清了强加在蔡锷身上的各种“罪状”,否定了魏景桐先前的处理办法,并要求对为首闹事的学生及参与“诬蔑毁辱”的议员进行惩处。

  对于这批来自国内外军事学校的毕业生,张鸣岐开始还是很优待的,不久就安排李书城接替程理堂,担任干部学堂监督。而李书城这批人大部是同盟会员,他们来广西有个大计划,“预备在学生毕业后,即编成一个陆军混成协,作为革命的基本队伍,同时与广东、湖南的同志暗中联络,俟机会成熟,先即在桂林发难,广东、湖南同时响应。以这三个省作为革命的根据地,再向全国扩展,最后夺取北京”。因此,李书城他们接办干部学堂后,利用一切机会宣传革命理论,“用多种方法激发学生的革命情绪”,“全堂的学生都朝气勃勃,革命的气势,日益高涨”。1909年冬,他们筹划趁巡抚张鸣岐到陆军小学参加毕业典礼时,联络干部学堂和陆军小学的革命师生,先杀了张鸣岐,再宣布起义。但由于桂林军校中的革命党人锋芒毕露,张鸣岐事先听到了一些风声,指责兵备处总办庄蕴宽招来了一些革命党人。庄蕴宽也觉得与张鸣岐再难相处下去,遂决计辞职他去。帮办钮永建也离桂赴德留学。李书城为缓和外面风声,便与庄蕴宽同时辞职,离开了广西。1910年3月,庄、李走后,兵备处总办由蒋尊簋继任,陆军干部学堂监督由陈之骥继任。

  一到干部学堂,蔡锷就碰到了一个难题。本来,由于广西是边防重地,1907年8月29日清政府陆军部奏定《全国陆军三十六镇(师)按省分配限年编成办法》,定广西编练新军1镇,限5年内编练足额,经费由本省自筹。但因广西是个穷省,每年岁入仅305万两,要由四川协济20万两,广东协济50万两,湖南协济10万两,才勉强维持一年开销。而编练新军一镇,其开办费需银200万两,常年经费需银150万两。由于经费甚为紧张,广西编练的新军只得缩编为一个混成协(旅)。这样一来,广西干部学堂第二期的170多名学生毕业后,就将面临无法全部得到安置的局面。

  吴锡永到桂,经过“博访舆论,细核案卷,复于当日在事各员详加询问”后,向清政府出具的调查报告称:“蔡锷于剔退学生之事,上系奉抚院严谕,下有监督、科长各员之分任试验,去留之际,本无成心。调查该堂学生成绩表及试卷,一再详核,尚无不公之处。……查湘桂本属联界,湘人寓桂,本多于他省。蔡锷平日用人,稍重乡谊,似所难免。各学生于蔡锷奉委到堂之始,已预有成见,值此剔退之际,如廖轰……等,遂得乘间联合咨议局议员及各学生等,不惜捏砌多款,禀讦蔡锷,欲其必去而甘心。但细查指攻各节,大半诬枉挟嫌;间或事近确凿,亦均别有理由。……所禀蔡锷贪婪舞弊各节,尽皆虚拟无实。”

  原来,蔡锷到干部学堂任职之际,恰好是同盟会广西支部成立之时。8月,在干部学堂、陆军小学、学兵营、谘议局等几个部门当差同盟会员,聚在一起开了一个会,决定成立广西支部,推举耿毅为支部长,何遂为参议,赵正平为秘书长,刘建藩为学兵营分部长,杨明远为干部学堂分部长,梁史为陆军小学分部长,蒙经为谘议局分部长。而耿毅、何遂等人刚从中越边境调查边防情况回来。他们返桂途经香港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