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锷:极为稀缺的最优秀的中国男人中国军人蔡锷

/ / 2015-10-25
当护国战争临近结束时,蔡锷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功成身退,决不食言。他对四川督军兼省长的官位毫不放在心上,弃之如敝屣。7月19日,他在给唐继尧等人电中称:需要有人身先引退,飘然远去,“实足对于今日号称伟人志士英雄豪杰一流,直接下一针砭,为后来留一...

  当护国战争临近结束时,蔡锷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功成身退,决不食言。他对四川督军兼省长的官位毫不放在心上,弃之如敝屣。7月19日,他在给唐继尧等人电中称:需要有人身先引退,飘然远去,“实足对于今日号称伟人志士英雄豪杰一流,直接下一针砭,为后来留一榜样。”7月30日,他在给朋友石陶钧等的电文中也说:“弟早作退计,乃愈堕愈深,失我自由之身,良用怃然。”

  蔡锷死的时候,没有存款,反欠了五千多块钱的账。死的时候,蔡锷家里还是和从前一样穷困,他的老太太,夫人,小姐,公子,全靠政府的恤金,朋友的奠仪来养活。

  1911年,南北议和后,清廷退位,蔡锷发表通电电贺袁世凯宣誓就任大总统,说他“闳才伟略,群望所归”。而他给各报馆的电文中也称袁是“一代伟人,中外钦仰。”这在外界来看,好像最正常不过的“投桃报李”和“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蔡锷是以起兵反对袁世凯称帝而名垂史册的,但一般人并不清楚,蔡锷和袁世凯的渊源由来已久。据梁启超说,少年蔡锷留学日本士官学校时还曾得到过袁的慷慨资助。蔡锷在日本被誉为士官“三杰”之首(其他两杰是蒋百里,张孝准),学成归国后又为各方军阀所倚重,30岁就成为威震一方的云南都督,袁世凯还曾亲自接见以为笼络。

  1915年8月,要求袁世凯称帝的舆论已甚嚣尘上,先有“筹安会”,后有“全国请愿联合会”,甚至还出现了妓女请愿团、乞丐请愿团等。蔡锷觉得时机到了。不久,他即秘密逃离北京,取道日本、上海、香港、转河内,最后回到自己的根据地昆明。

  蔡锷的恩师梁启超是懂蔡锷的。他在蔡锷的追悼会上说,他的学生是 “天然之英雄”,“心地光明,毫无权利思想”。梁启超感言,民国以来,多少总长、总理都不过蝇营狗苟之辈,奔着权和利而来,只有蔡锷“因国事维艰,出为国民争人格,心地纯洁”。梁启超说了蔡锷经常说的一句话:“人以良心为第一命,令良心一坏,则凡事皆非。”

  然而,就是这样,袁世凯也不放心蔡锷。1913年10月,袁世凯发电报,要云南都督蔡锷来京调养三月。结果蔡锷到北京,一呆就是两年。

  以后的岁月,蔡锷站在了坚定地反对袁世凯的一面。他迅速组成北伐军,发布《北伐誓师词》,不再称袁世凯为“一代伟人”,而直呼“袁贼”,主张全国人民武力共讨之。

  两年间,袁世凯先后给了蔡锷一连串的官衔,如政治会议委员、参政院参政、将军府将军、陆海军统率处办事员、全国经界局督办等,还几乎每天召见,美其名曰:磋商政要。但蔡锷逐渐了解到袁世凯是在敷衍他,监视他。于是,一面风花雪月,终日沉湎于八大胡同以迷惑袁的耳目,一面暗中与自己曾经在长沙时务学堂的老师梁启超联系,蔡锷等待着时机。

  蔡锷出生于湖南省洞口县水东镇杨湾村大坝上。逝世后,中华民国以国葬之礼,将其葬在湖南长沙岳麓山上。蔡锷墓每天面对着流淌的湘江水,不知道是否会常念及自己为之奋斗的理想。他墓碑的铭文现已模糊不清,游人们对蔡锷的非功伟绩已经淡忘。到这里来津津乐道的,更多是他和小凤仙的故事。

  而1913年3月宋教仁被袁世凯暗杀,全国一片武力反袁时,蔡锷却反对用兵。

  此后蔡锷践约放下了权力。在那个有枪便是王的民国乱世,少有人像蔡锷那样,因为权力是充满诱惑的。军阀们想得最多的,也是有一天像袁世凯一样当上皇帝。因此,民国报人陶菊隐才会说,“自民国以来,武人解兵柄,棠爱犹存者,蔡松坡一人而已。”不幸的是,英雄正当年,却已病入膏肓。他在日本一所医院谢世,年仅34岁。

  蔡锷率领护国军从云南出发时,军队“衣不蔽体,食无宿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