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革命后蔡锷是因何被软禁在京的?蔡锷

/ / 2015-10-25
朱瑞刚刚收煞了情神要与此老攀谈。却听袁总统问道“介人,你若是反对我,就应该宣布独立。若是反对乱党,就该明白表示。你宣告中立是什么意思呀?”突闻此问,朱瑞只惊得浑身颤抖,嘴巴哆嗦着只说不出话来。好在袁总统像是并不非要得到他给出的答案。又用其...

  朱瑞刚刚收煞了情神要与此老攀谈。却听袁总统问道“介人,你若是反对我,就应该宣布独立。若是反对乱党,就该明白表示。你宣告中立是什么意思呀?”突闻此问,朱瑞只惊得浑身颤抖,嘴巴哆嗦着只说不出话来。好在袁总统像是并不非要得到他给出的答案。又用其它的话题给岔开了。一会儿,只听得袁张口说道“你应当早点回去,地方治安要紧”。

  云南都督蔡锷和浙江都督朱瑞。在南北战争打响以后,选择的是“中立”的态度。这对于袁世凯来说,也不甚满意。袁将蔡、朱二人于九月二十五下令,同时调入京城。根据情况,区别对待。他给蔡锷的命令是“给假三月,来京调养”,给朱瑞的命令是“接洽要务”。

  湖南前都督谭延闿,袁令其“入京待罪。然后请黎元洪兼领湖南都督。这已经是第二次请黎兼领了。头一次是让黎兼领江西都督。黎表示坚决不肯“兼领”而推荐了欧阳武。此次黎仍然力辞兼领。因为这次袁的虎将曹锟的第三师己经开到岳州,更有老袁的“中将汤”,汤芗铭率领的楚有舰也开到了岳州。

  袁世凯也是隐忍不发,索性送给黎一个顺水人情,答应了他的“荐贤自代”,于一九一三年十月十八日发表命令,以汤芗铭为湖南都督。这也只不过是暂且让黎元洪过几天安心的日子。黎越是不想离开湖北,老袁的心越是放不下。赵艺祖不是有言在先吗?“卧塌之侧,豈容他人酣睡。”这个湖北都督的位子,决不能让一位北洋嫡系以外的人物长久地坐下去的。

  这位汤芗铭曾是个海军学生的时候,就伪装加入兴中会,追随孙中山。当时孙中山在欧洲进行革命活动。汤靠近孙中山,趁其不注意,偷开孙中山的皮包,窃取了兴中会会员名单,偷偷向清政府告了密。现如今,在袁手下已然成为个红人,而这“中将汤”的混号就是袁给他起的。他又是汤化龙的亲兄弟。黎觉得要想逃脱袁的“调虎离山计”,就只有将汤芗铭给荐上去。

  朱瑞先到京城,他身穿军服,准备按照疆吏觐见大总统的仪式,在候召。这时候袁派了一位承启官走过来,传达总统的话:“总统吩咐,朱都督不是外人,要不拘行迹,換便衣来见。”朱瑞打算回去換便衣来见,却被来人阻止。并将他带到一间屋子,拿出一套现制的狐皮袍子和马褂让他換上。朱瑞穿到身上,如量身订做的一般。内心不觉一怔。觉得像是做了“错事”的朝内大臣,马上要面见雍正皇上的心情,忐忐忑忑地跟进居仁堂来。朱瑞稍把头抬一抬,却只见一个矮矮胖胖的老头子正满面春风地等着他。这老头子身上的衣服,与自己的确是一模一样。朱瑞知道,面前这位就是威震全国的袁大总统了。紧张之下,朱都督话也说不出,脚也挪不动,只呆在那里了。

  几天后,老袁用同样的办法去约见蔡锷。这位气宇深沉的年青人,表现地宠辱都不惊。老袁心里说,不需要在蔡锷面前演戏了,且将他留在京城里“逍遥度日”吧。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