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社会价值才能占有重要位置侯宝林

/ / 2015-10-25
表演的作品涉及各行各业,专业知识、技术术语所体现的知识性,表现了反映生活的正确程度,包袱“正里拢”的铺垫,必须有正确的一面,观点不要搞乱,知识不要搞错,真真假假总要有真的一面,相声技巧的“卖”即是“真”。 《文昭关》讲伍子胥着装,“戴文生公...

  表演的作品涉及各行各业,专业知识、技术术语所体现的知识性,表现了反映生活的正确程度,包袱“正里拢”的铺垫,必须有正确的一面,观点不要搞乱,知识不要搞错,真真假假总要有真的一面,相声技巧的“卖”即是“真”。

  《文昭关》讲伍子胥着装,“戴文生公子巾,穿箭袖马褂,云衫红彩裤,粉底靴子,套子大带,手拿马鞭,腰里挂着宝剑”,都得要说对。

  侯宝林先生常说:“身为相声演员,不能尽耍嘴皮子,要多看书,多吸收新知识,还要对社会、时事的发展多了解,讲出来的东西才能让观众心服口服,才算叫好叫座!”他还说:“我一生追求的东西,可以用四句话概括,即学问渊博 知识丰富、见解独到、善于表达。”

  马三立老先生说的小段《偏方》,讲到针灸的穴位,什么病就扎什么穴位,胃疼伸手扎“命关”,嘴歪眼斜扎耳朵后边“风池”, 跑肚拉稀扎肚脐眼下边“官圆”,牙疼扎大拇指二拇指正当间儿“合谷”,耳朵前边扎“下官”。

  说的是某先生平时喜欢弹琴,为世上没有他的知音,总是快怏不乐。一天他又弹琴消遣, 听到隔壁家有叹息的声音,以为遇到了知音,就敲人家门问是怎么回事。隔壁的老妇人说:“没有什么,死去的儿子生前以弹棉花为生,您弹琴的声音特别像他弹棉花的声音,听了心里难过。”

  由怕老婆提到“季常癖”典故,昆曲里的“变羊记”,荀慧生先生演的“狮吼记”,艺术欣赏中获得三方面的知识信息。演员了解故事的全部,博古通今深藏不露,引经据典穿插知识,表现的语言精练浅显易懂,使人感到怕老婆的生活话题,还存在历史沿传事理深奥的出处。

  某生素善琴,尝谓世无知音,抑抑不乐。一日无事,抚琴消遣,忽闻隔邻, 有叹息声,大喜,以为知音在是,款扉叩之,邻媪曰:“无他,亡儿存日, 以弹絮为业,今客鼓此,酷类其音,闻之,不觉悲从中耳。”

  演员旁征博引的才气令人折服,艺术技巧上属于“卖”的表演技法,相声有展示真实的一面。

  拿筷子有讲究,有很多忌讳:敲碟子敲碗不行,代表“要饭”,不能拿筷子指人,不礼貌,包括夹菜,有“骑马夹”(从上面夹菜叫骑马),有“抬轿夹”(从盘底往上面抄),包括筷子插在米饭里边,这个不行,给死人才这样呢,代表了香炉,旧社会的死刑犯的最后一顿才这样插筷子呢,这都是规矩。”

  虽然郭德纲及德云社向来不强调相声娱乐之外的功能,但是一样能够在德云社的相声中获得大量的知识性内容。

  德云社演员阎鹤祥去年在表演评书《刘汉臣之死》的闲白中,科普了很多相声以外的知识,比如大数据在广告推广中的应用,并以自己被称为“壮壮小朋友家长”的实例加以印证,其论证过程合情合理,引人入胜。

  京邑有士人妇,大妒于夫,小则骂詈,大则棰打,常以长绳系脚, 且唤便牵至。夫密乞巫妪为计,因妇眠,士人如厕,以绳系羊,士人逾墙避。 妇人觉,牵绳而羊至,大惊,召问巫妪,巫妪曰:“娘子积恶,先人怪责, 故郎君变成羊。若能克己改悔,乃可祈请。”妇因悲号,抱羊大恸哭,深自 咎悔,誓不复妒。妪乃令七日清斋,举家大小,悉避于室中,祭鬼,师咒羊 还复本形,士人徐还。妇见声问曰:“多日作羊,不乃辛苦耶?”答曰:“犹忆啖草不美,腹中痛耳。”妇人愈,自此不复妒矣。

  张寿臣先生创作的传统相声《携琴访友》就来自于《笑林广记》中的《偶遇知音》一文, 原文如下:

  张学良先生的胞弟张学铭先生说:“寿臣那相声可称雅俗共赏。他的文学素养比较高,不用耍贫嘴、出洋相,就凭说能让人从心底发出笑声。”

  张寿臣老先生学识渊博,表演的作品多以历史典故,实践中获得的认识和经验作为论点依据,他说:“年轻的时候在民讲所听课,得了不少学问,有很多掌故、知识、轶事,很快就吸收到演出中去了。”

  前两年比较火的两位青年演员苗阜、王声成名作《满腹经纶》,说到“精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