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扩大相声的影响和提高其艺术地位侯宝林

/ / 2015-10-25
有一次侯耀文出演《关公战秦琼》,台下反应冷淡。他心中很不自在,便一个劲儿地琢磨着往这个段子中加点“佐料什么的”,他将这想法说与父亲,想不到侯宝林一脸的严肃,毫不含糊他说:“即使没人乐,演员也不能在台上胡说八道。”《关公战秦琼》是侯宝林的拿...

  有一次侯耀文出演《关公战秦琼》,台下反应冷淡。他心中很不自在,便一个劲儿地琢磨着往这个段子中加点“佐料什么的”,他将这想法说与父亲,想不到侯宝林一脸的严肃,毫不含糊他说:“即使没人乐,演员也不能在台上胡说八道。”《关公战秦琼》是侯宝林的拿手戏。解放初,侯宝林应邀到中南海为中央首长说相声,有一次毛主席听完《关公战秦琼》。特别兴奋,待意提出下次要让他再演,为了把握好这出相声的艺术精华,侯宝林当场让耀文将《关公战秦谅》说了一遍,然后一一加以点拨,侯派艺术如何流传下来,由此可以略知一二了。

  尽管事业上蒸蒸日上,但侯宝林的婚姻并不美满。他与连秀贞婚后不久,就发现妻子吸食鸦片,连吓带气之下,侯宝林大病了一场。连秀贞的不良嗜好使侯家的生活入不敷出,难以为继。侯宝林25岁时,连秀贞为他生下一子,名双安,可惜不久后夭折。1944年初两人离异。后来,侯宝林与家住天津忠树里一个厨师的女儿刘淑芳同居,得一子耀中、一女耀茹,可惜这段感情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就宣告结束。1946年春,侯宝林回天津大观园、燕乐演出,重遇王雅兰,两人在相处中逐渐产生感情,并结为连理。王雅兰为侯宝林生下了侯耀华和侯耀文。

  耀文在相声艺术上日渐长进,侯宝林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但他知道,儿子离一个成熟的艺术家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有一年中秋节晚会,著名演员王铁成朗诵了一首词,作为节目主持人的侯耀文称赞道:“您这诗朗诵得太好了。”第二天,老侯一见耀文便说: “你为什么不能好好学点东西?一个搞艺术的人,对诗和词都搞不清楚。不丢人嘛?”耀文一听,知道自己错了.低着头不吱声,父亲抓住时机继续说:“耀文,你既当了演员,就要做个像样的,做有所贡献的演员,要不负这个称号呀!”接着,侯宝林加重了语气:“首先要做个书架子,书架上要摆满书,当然摆书不是为了装样子。而是为了长学识、增见地,丰富思考,发展艺术!书少总免不了技穷!”父亲说得句句在理,以后,耀文迷上了书,他读天文地理,读文史哲医,读艺术理论……许多年后,耀文回忆起父亲的教诲,不无感慨地说: “实际上,现在的确不少相声已经技穷。技穷就成了黔驴了,只摆样子,不为人所需要,名声与其作品、表演水平大大地不平衡了,有的自甘落后。更有人以各种庸俗和低级趣味的东西换取廉价的笑。这不是让人又痛心、又忧虑吗?”有次侯宝林问儿子:“你是想当个名演员、好演员,还是想当个艺术家呢?”

  侯耀文成了专业相声演员后,侯宝林对他的要求更严格了,思想品德上一丝不苟,艺术上精益求精,从不马虎了事,一次,耀文从外地演出归来,把一家刊物给他拍的“相声表演脸谱剧照”得意地拿给父亲看,谁知侯宝林看了十分生气:“瞧你这些照片中,哪一个有点儿人样!还在杂志上刊登,都不嫌脸红?一个演员要认真严肃从艺,不要降低自己的身份。”

  而由于谢东一事,谢东的母亲马增蕙与侯老之间的情缘也浮出水面。马增蕙擅长表演单弦,是一位深受群众喜爱的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曲艺名家。据知情人透露,马增蕙和侯宝林以前都是中国广播艺术团的演员,经常一起演出。侯宝林比马增蕙大19岁,两人关系很好。虽然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没在一起,但是他们有了爱情结晶谢东,侯宝林一直很喜欢谢东。

  22岁那年,侯宝林与陕西巷卖粥的连老头的女儿连秀贞结婚。1940年,侯宝林以反串京剧名声大震,且以《改行》、《戏剧杂谈》、《空城计》等拿手段子在天津一炮打响,同时认识了京剧演员王雅兰。

  从小严格要求在常人眼里,侯宝林是相声界的一代宗师,子承父业,理所当然。但侯宝林对两个儿子从小就要求严格,他常常说:“相声是一门综合艺术,不是消愁解闷耍贫嘴,没有丰富的生活经历和多种知识,是干不好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