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在嵩祝成科班唱开口跳侯宝林

/ / 2015-10-25
侯宝林先生不但京剧唱得好,而且对相声里使用京剧元素的态度极其严谨。侯先生的代表作《关公战秦琼》里,最后关公和秦琼对唱,关公唱最后一句“你若不打(夹白:一指那老头儿)他不管饭”此时的身段是关公左手提刀,右手指向台下;侯先生为了这个身段专门向...

  侯宝林先生不但京剧唱得好,而且对相声里使用京剧元素的态度极其严谨。侯先生的代表作《关公战秦琼》里,最后关公和秦琼对唱,关公唱最后一句“你若不打(夹白:一指那老头儿)他不管饭”此时的身段是关公左手提刀,右手指向台下;侯先生为了这个身段专门向京剧名家王金璐先生求证:“京剧里关公有没有左手提刀的时候?”王先生说:“有,屯土山约三事,关公上山的时候就是左手提刀,右手推髯口亮相。” 侯先生说:“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回头底下真坐着一位内行,人家说了,关公没有左手提刀的,你多寒碜。”

  解放后,他编演的学唱京剧的柳活儿,着重塑造人物来提高思想性和艺术性。象《改行》高歌当哭似地控诉了封建统治者对京剧艺人的迫害和折磨;《关公战秦琼》通过胡乱点戏,讽刺了旧社会达官贵胄昏庸无知。1962年主席看过后说: 我们党就要反对瞎指挥,反对干部当中的官僚主义。陈毅同志也认为:对那些依靠权势乱弹琴的人,就应该讽刺它。 这个段子灌制成唱片后发行全国,1990荣获金唱片奖,是 侯派相声艺术的顶峰了。

  侯宝林在文化上也是自学成材的。他幼年时在北京市立第二十七小学只读过三个月的书。为了多识字,在戏摊儿演唱的时候,看见戏摺子上写满了京剧剧目的名字:《捉放曹》《文昭关》《打渔杀家》……就刻苦地自学起来,不认识的字就找人请教,认识几百个字以后就练习看小说、报纸,不认识的字就猜着往下念,事后再查查字典。凭着坚韧不拔的毅力,艰苦自学了十年,终于在1951年改编、创作了以评论京剧为主的相声《戏剧与方言》。所以侯宝林生前曾幽默地说: 我提高文字能力是从认识戏出名字开始的,属于戏曲文化!

  看看,就为了这一个几秒钟的身段,专门向京剧演员求教,唯恐乱用而贻笑大方,老先生对艺术是多么负责任

  侯宝林四岁就被送到养父家,七岁起靠舍粥棚领来的粥糊口。虽然穷苦却培养了他的幽默性格,他和穷孩子们看见掌勺发粥的人不公道,就学着京剧丑角数板的口风,在粥棚门口数道: 火车一拉鼻儿,粥棚就开门儿。老太太给一点儿,小孩儿给粥皮儿。小媳妇儿抹着胭脂粉儿,掌勺儿的就给一大盆儿。白天净干亏心事儿,晚上回家找不着门儿。 苦中寻乐,锻炼了他的伶俐口齿。十二岁养父带着他拜颜泽甫为师父学京剧,卖身契上最后写着: ……课艺期间,为师效力,车轧马踏、投河溺井,悉听天命,与师无涉,中途辕学,赔偿三年膳费,谨具此字,以昭郑重。 师父让给祖师爷的牌位磕头、请祖师爷赏饭吃,还告诉他祖师爷是唐明皇,他弄不清谁,心说:这个名字还挺上 口。他住在天桥福长街二条的师父家里,边当小使边学戏。师父拉的一手好胡琴,练手的时候常让他调嗓子。他每天清早生好炉子坐上水以后,就到天坛西北角遛早儿,先是念引子和大段白口,接着,一边往西走一边喊嗓子,过了先农坛在四面钟停下来,拉个起霸,走个马趟子,然后回家灌开水、打扫卫生、熬粥,这时老师还在睡回笼觉呢!他刚刚学了不到三个月,能唱几段儿了,老师就带着他到天桥平地茶园去搭班演唱。他们自嘲说:平地茶园,刮风减半,阴天最烦,雨来就散。班主老云里飞当年有六十五、六岁,名字叫白庆林,清末在嵩祝成科班唱开口跳,擅长演《连环套》里的朱光祖,武把子好,所以艺名老云里飞。因年纪大了,戏班由他儿子云里飞(白宝山)领衔演出滑稽二黄,他演出时化妆很简单,将身穿的灰布大褂当做蟒袍,头上戴的方巾、四棱盔是大婴孩香烟的烟盒糊成的。戴髯口、耍马鞭,有时一个人分包赶角,有时候找人与他合演。他最擅长插科打诨、即兴发挥。有一次他对助演的演员说: 注意点儿,别把我的大褂给撕了。我这件大褂是宝贝,上台是行头,睡觉是被单,赶上哪天断了顿儿,就到当铺里当五毛钱,喝口棒子面儿粥。如果撕了口子,再拿到当铺去就得两扔。两扔就是我扔给他,他又给我扔回来,一个子儿都不值了。 他的表演象闹剧,做派象京剧中的文武丑,抬腿拧旋子翻跟头很有几手绝活。演唱西皮二黄很有韵味。每一段都以即兴的诙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