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侯宝林到岳云鹏四代人五十年传承这段相声已成连续剧侯宝林

/ / 2015-10-25
一组漫画衍生出一段相声,这段相声又经历了从侯宝林到岳云鹏四代相声艺人,传承了五十年到最后居然成了一个相声连续剧,可见《夜行记》其生命力,也再次证明了深入生活反映生活的相声永远都不过时。 现在写小说就讲究的是戏剧性,要有冲突,还要有巧合,如果...

  一组漫画衍生出一段相声,这段相声又经历了从侯宝林到岳云鹏四代相声艺人,传承了五十年到最后居然成了一个相声连续剧,可见《夜行记》其生命力,也再次证明了深入生活反映生活的相声永远都不过时。

  现在写小说就讲究的是戏剧性,要有冲突,还要有巧合,如果再加上什么家族世代恩怨啥的,基本上这小说内容就比较饱满了。

  《夜行记》的诞生颇有时代特色,1954年北京日报美术编辑李滨声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组漫画,上面画着一个男人骑着破自行车躲避交通警察的窘态,一会儿得意一会儿又紧张,最后不慎摔伤最后扛着自行车回家了。

  1955年正值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交通法颁布,北京交通处宣传科的几位交警郎德沣、陈文海、蒋清奎、贾鸿彬、侯伯照、李培基等人参考北京日报的这组漫画写了一段相声,大体内容和我们后来听到的侯宝林郭启儒《夜行记》一致。

  笔者认为这段新改编的相声创新上并不多,和侯宝林那段主要是继承关系。比较有特色的是两点,一个是增加了石富宽弟弟这个角色,让他画摩托车牌和驾驶证,这是新时代的特色也是侯宝林版本里没有的。另外一个就是相声TV里的,侯耀文那副北京胡同串子的形象非常传神,相声界里论狗气,除了赵伟洲之外谁能和侯耀文一战。

  这段《新夜行记》比较另类,首先时间长,小剧场演出时间是其他版本的两倍以上。其次是内容上做了整合和改编,郭德纲将侯耀文版本和李金斗版本进行了一个整合,对侯耀文版本他几乎是照搬,连八毛钱一斤买摩托车配件都没变。增加的亮点是侯震替换了石富宽弟弟显得更有意思。对李金斗版本郭德纲借鉴并不多,而且明显不如摩托车那段完整。

  说起来,相声行业里有一段相声也颇具成为戏剧性小说的潜质,这段相声里充满了巧合、悲催、冲突和灾难,最后经过几代相声演员的努力,把这段相声洗了又洗,拆了又拆,最终成了一个相声连续剧,这就是相声《夜行记》。

  几位交警在庙会上进行交通法宣传时就说了这段《夜行记》,群众反响很好。侯宝林得知后特意到后台找这几位交警商量希望自己能演这段相声。得到同意后,侯宝林对相声脚本进行了系统修改后成为一个标准的相声剧本。

  应该说要论有滋有味,侯宝林版《夜行记》更好,尤其是还多了等公交车的经典桥段。但要论好玩好笑,还就得算李金斗李建华版《新夜行记》。

  和前两个版本不同,这版《夜行记》完全摆脱了侯氏父子,作者是廉春明和他的干儿子方清平(很可能是以方清平为主),表演者则是李金斗李建华。这段相声也是李金斗在后陈涌泉时代的代表作之一。

  这段相声岳云鹏相当于把郭德纲的《新夜行记》再借鉴了一小下,除了开头之外,剩下的几乎都是原创,应该说娱乐性要比老郭的版本好得多。当然,小岳岳的相声你就不能指望多有逻辑性了,就是怎么好玩怎么说,比如孙越女朋友拿猪当孙越之类,好笑确实好笑,但也就仅此而已。

  这就是第一代《夜行记》,故事主角骑一辆除了铃不响哪儿都响的破自行车,手里拎着一个纸灯笼当车灯成了代表形象。

  综上,要听《夜行记》,说到底能听的,好听的,有滋味的,还是侯宝林版本和李金斗版本。如果笑点低的观众,不妨听岳云鹏的版本。

  只能说老郭和谦哥这版《新夜行记》只是做了简单的整合和拼凑,整体逻辑结构明显不如前几个版本,他可能压根就没打算把这个段子仔细掐掐,所以这个版本属于那种可听可不听的老郭相声。

  最终,在1956年北京电影厂导演谢添拍摄的春节大联欢晚会上,侯宝林和郭启儒说了这段让人难忘的《夜行记》。

  如果论娱乐性,这版《新夜行记》要超过侯氏父子那两版,段子中间金句频出,比如拿炒勺当档把,媳妇变成非洲娘们,啊……金……斗斗斗斗斗等。

  这第一版《夜行记》故事非常完整,也很有时代特色。像开头等公交车这段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