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酒人」侯宝林给他行大礼没饭吃的时候却也要喝酒侯宝林

/ / 2015-10-25
老舍先生的家里当然也不例外,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欢聚在一起,诉说着这一年来的开心与难过,展望着对新一年的期待与憧憬。 大年初一,对于中国人是极其特殊的一天。因为按照中国传统农历来说,这是人们迈向新一年的第一天。 侯宝林作为当时相声界的代表,为这...

  老舍先生的家里当然也不例外,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欢聚在一起,诉说着这一年来的开心与难过,展望着对新一年的期待与憧憬。

  大年初一,对于中国人是极其特殊的一天。因为按照中国传统农历来说,这是人们迈向新一年的第一天。

  侯宝林作为当时相声界的代表,为这个问题找到了老舍先生,希望他能动手,帮助传统相声走出困境。老舍先生了解过基本情况后,一口答应了下来。几天后,老舍先生就交给了他们《菜单子》《文章会》等相声段子。相声这门艺术这样一来,也才得以继续流传。

  但遗憾的是,二锅头这些杂乱的味道退却后,会留下一股甘甜的清香,而老舍先生的人生却最终没有等到这种甘甜。

  一个简单的下酒菜,也可让老舍先生“玩儿”的如此有趣儿。一些北京人精致到骨子里的文化,在老舍先生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最后,连汪曾祺先生都不得不承认:老舍是属于全国人民的,首先是属于北京人的。

  中国人过春节,其实最开心的还是孩子,因为在这几天里,再严厉的家长,也不会再特别管束孩子了。所以在这个时候,常常能看见成群结队的小孩们在街道上跑来跑去。

  这个人一直走,直到走到街道尽头的一户人家前,就停了下来。接着他扣了扣门,等门打开后,他竟直接跪了下去!开门的人紧忙搀扶,但跪拜的人终究还是结结实实的跪在了地上。

  可老舍先生本人却有些心不在焉,因为曾有人告诉他,今天好像要有个“特殊”的访客到来。

  当时的相声和如今大家所熟知的相声有很多不同,当时的相声有些“脏口”,我们如今看到的相声其实是“绿色版”的相声。这些相声中的“脏口”,当时也受到了一些有关部门的关注,并差点取缔了这门艺术。

  就在这些小朋友玩闹的街道上,一个穿着工整,表情略带严肃的人,开始缓慢走了过来。看他的表情,好像有一些心事。

  在外工作或者学习的孩子们,通常也会在这一天回到父母长辈身边,共同庆贺新一年的到来。

  汪曾祺大师曾这样回忆老舍先生喝酒的情况:每年,老舍先生要把市文联的同人约到家里聚两次。一次是菊花开的时候,赏菊。一次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腊月二十三。酒菜丰盛,而有特点。酒是“敞开供应”,汾酒、竹叶青、伏特加,愿意喝什么喝什么,能喝多少喝多少。

  老舍先生年轻时候的工作是京师教育局北郊劝学员,月工资一百多块。这时的一百多块和如今的一百多块不同,当时这真的算的上一份很高的收入了。

  老舍先生爱酒,究竟最爱的酒是什么,现已不可详查了。但如果非要用一种酒来形容老舍先生,酒矿君认为用北京当地的“二锅头”较为恰当。

  有一年,他特意订了两大盒“盒子菜”。直径三尺许的朱红扁圆漆盒,里面分开若干格,装的不过是火腿、腊鸭、小肚、口条之类的切片,但都很精致。熬白菜端上来了,老舍先生举起筷子:“来来来!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侯宝林先生认为老舍先生是有大恩于相声界的,所以执意每年的大年初一要给老舍先生磕头拜年,虽然老舍先生对此行为一再阻止,可侯宝林先生还是坚持要这么做。

  老舍先生的文章无疑是极好的,有一些课本甚至都选用过他的文章节选(茶馆),但有些事不仅仅是能力强就可以解决的。有时候命运的不仁慈,其实比什么都可怕。

  老舍先生不是没有“穷过”,也不是没有受过苦。老舍先生回忆这段时光时说道:中学毕业以后,新年,除了为还债着急,似乎已和我不发生关系。我在哪里,除夕便由我照管着哪里。别人都回家去过年,我老是早早关上门,在床上听着爆竹响。平日我也好吃个嘴儿,到了新年反倒想不起弄点什么吃,连酒都不喝。在爆竹稍静了些的时节,我老看见些过去的苦境。可是我既不落泪,也不狂歌,我只静静的躺着。躺着躺着,多喒烛光在壁上幻出一个“抬头见喜”,那就快睡去了。老舍——《抬头见喜》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