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朱阔泉给他起了个“宝”字侯宝林

/ / 2015-10-25
。(据侯宝林一次采访回忆,那是旧社会的陋习,有事没事都会挨打)学了2年实在是因不堪忍受师父、师兄的虐待而逃跑。为了吃饭没有办法,只好到天桥、鼓楼一带开始了“撂地”生涯。由于侯宝林天生聪明,2年的学徒生涯竟然唱的比一般的演员都好,听他唱戏的越...

  。(据侯宝林一次采访回忆,那是旧社会的陋习,有事没事都会挨打)学了2年实在是因不堪忍受师父、师兄的虐待而逃跑。为了吃饭没有办法,只好到天桥、鼓楼一带开始了“撂地”生涯。由于侯宝林天生聪明,2年的学徒生涯竟然唱的比一般的演员都好,听他唱戏的越来越多,自己的生活渐渐的有了好转,还能贴补些家用。天桥、鼓楼一带,都是些能人异士,久而久之侯宝林喜欢上了相声,便每天除了唱戏挣钱还要听两段相声。传言侯宝林干相声行也是迫不得已,坊间流传着一段小故事:侯宝林戏唱得好,着实抢了以前师父戏班的生意,后来师父带人到天桥找他,扬言把侯宝林逐出师门并告诫同行,谁也不许收留侯宝林,哪个戏班收留他就是与我为敌,当时侯宝林的师父很有名气的。所以侯宝林又砸了饭碗,万般无奈便说起了相声。先后拜常葆臣、朱阔泉为师(直到他入了相声门,师父朱阔泉给他起了个“宝”字,名叫“宝麟”,后来自己将“麟”改为“林”。)。为了养家糊口,早期的演出场地主要是在北京天桥、鼓楼一带,他说的单口相声很受欢迎,有一大批固定粉丝。这段“撂地”生涯也为侯宝林成为相声大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侯宝林最终成为了相声界一代宗师,但困惑他一辈子的身世也许只有他的舅舅张全斌知道,张全斌对侯宝林的身世始终是避而不谈,直到他病危之时,侯宝林守在他的病榻旁恳求他,他也还是不肯透露半点。如果说老人有私心,怕侯宝林找到亲生爹娘后不再赡养他,那么,为什么到他临终前还要保持缄默呢?他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难道他向什么人承诺过什么吗?所以说,

  前些日子看了好多有关侯宝林的书籍和文章,对侯老先生的一生也是十分感慨和敬佩。

  ,在他虚龄5岁的时候由于家境贫寒,便被他“舅舅”张全斌坐火车带到了北京,张全斌是戏班里的跟包,不知是不是因为太穷娶不起老婆还是什么原因,反正他打了一辈子光棍儿。他把侯宝林带到北京送给了自己的亲妹妹,因此他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侯先生的舅舅。据侯宝林的档案记载,他的养父侯连达、养母侯张氏,为其取名侯世荣,家住北京地安门内大街织染局胡同,满族镶蓝旗人氏。祖上也曾是殷实人家,养父在涛贝勒府当厨师,9岁时因养父失业,被迫以捡煤核、卖报纸、拉水车、打粥要饭等方式,帮助家里维持生计。

  记得小时候经常在街口蹭一些爷爷奶奶的话匣子(收音机)听相声。那个时候娱乐活动很少,每次吃完饭拿着板凳准时到街口蹲到爷爷奶奶身边开始听马三立、侯宝林等大师的相声。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