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犹存】第一次去金庸故居分享一些路上的见闻和感受吧~金庸

/ / 2015-10-25
我是从杭州出发到海宁的,交通工具可以选择火车,也可以选择汽车。不过我选择了火车,因为一是我住的公寓离火车站更近,二是相比火车站,海宁汽车站虽然离金庸故居稍近,但是仍然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一来二去,我觉得火车要更实惠一点。 顺带一提,我自...

  我是从杭州出发到海宁的,交通工具可以选择火车,也可以选择汽车。不过我选择了火车,因为一是我住的公寓离火车站更近,二是相比火车站,海宁汽车站虽然离金庸故居稍近,但是仍然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一来二去,我觉得火车要更实惠一点。

  顺带一提,我自己没有读过他的诗,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鹿鼎记。仅从回目的五十句颈联来看,感觉用词用典略有些偏僻,对我等文盲略不友好。不过玩笑归玩笑,回目里很多句子我是很喜欢的,有好些记到现在,比如“可知今日怜才意,即是当时种树心”;“草木连天人骨白 关山满眼夕阳红”;“曾随东西南北路,独结冰霜雨雪缘”等等。

  这是正门的特写。可以看到这之前一路上基本是没有什么人的,从下公交到金庸故居这段路,不夸张地说,我只看到不到五个人。然而当我到达故居前,仿佛张无忌刚从光明顶密道里钻出来似的,眼前是一大片空地,豁然开朗,不仅能见到人,还能见到车,不需多言,这些人必定是与我抱有同样的目的来此的,此刻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不再觉得我可能是来到了一个假景点。

  故居占地其实不算很大,即便慢慢逛的话估计也就不到一个小时就能玩完,不过相比旁边的居民楼,就算得上很大了。进入正门后的第一间大堂叫做“澹远堂”,牌匾上书“康熙御笔”,两侧是金庸迷非常熟悉的一副对联,“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正中间摆放的是金庸先生遗照,本来为了尊重他老人家,是不应该拍照的,不过由于我的一点私心,还是想完整记录一下此次行程,毕竟这里不是灵堂,我最后还是可耻地拍照了。

  以前读金书的时候,在后记中经常看到金庸先生提到一个地名,浙江海宁。没错,海宁就是金庸先生的故乡。在《书剑恩仇录》的后记中,他写道海宁陈阁老的传说是他创作的灵感;在《连城诀》的后记中,他写道狄云的原型就是是他家的一名长工;在后来的散文《月云》中,他更是详细描写了一位幼时曾服侍过他的小姑娘月云,引申出了自己写武侠小说的初衷:“金庸的小说写得并不好。不过他总是觉得,不应当欺压弱小,使得人家没有反抗能力而忍受极大的痛苦,所以他写武侠小说。”海宁,这个浙江小城,可以说是金庸心中理想的江南,是与金庸小说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