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我最讨厌韦小宝他是当代中国人的典型金庸

/ / 2015-10-25
是萧峰为不肯攻宋宁愿身陷囹圄,是郭靖死守襄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张无忌的抗元之后,飘然归隐。 贪污腐败,韦小宝可以说是无师自通。他没念过什么书,没受过传统的忠君爱国清廉为民的教诲,所以在捞银子的时候完全不用进行心理斗争,拿得坦坦荡荡毫不犹...

  是萧峰为不肯攻宋宁愿身陷囹圄,是郭靖死守襄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张无忌的抗元之后,飘然归隐。

  贪污腐败,韦小宝可以说是无师自通。他没念过什么书,没受过传统的忠君爱国清廉为民的教诲,所以在捞银子的时候完全不用进行心理斗争,拿得坦坦荡荡毫不犹豫。抄鳌拜家的时候,二百万两银子,上报了一百万两,剩下一百万两和索额图二人“二一添作五”,直接每人分了五十万。

  1999年,《苹果日报》刊登了一篇金庸先生的访谈,记者问:“你的小说里你最不喜欢的男主角是谁?”金庸毫不犹豫地回答:“韦小宝”。

  《世说新语》云,“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其实韦小宝就是“不及情”的。他从小出身青楼,见惯风流做戏,他也懂得欣赏阿珂的美色,可要说“情”之一字,七位夫人的韦小宝只怕真不懂。

  更别提什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舍身精神,既知不可为,那就绝对不为,到最后夹杂在小皇帝和天地会之间左右为难,想的就是撒丫子跑路,“他奶奶的,老子不干了!”

  在以后多年的各类访谈中,金庸也多次表达过这个观点,“韦小宝是我写的一个否定的人物,是一个不合理的社会里,一个不合理的人。”《鹿鼎记》中有个小细节,陈圆圆自言出于风尘,韦小宝听不懂,听懂之后大喜,拍着大腿笑道:“妙极!我也是出于风尘。”陈圆圆懵了,心想,“他一定不懂风尘的意思。”

  而几位夫人究竟爱不爱他,韦小宝也心里有数,唯一一位对他情深义重的只有双儿。“我韦小宝如果自杀,我那七个老婆中不知有几个相陪?双儿是一定陪的,公主是一定恕不奉陪的。其余五个,多半要掷掷骰子,再定死活。方怡掷骰子时定要作弊,叫我这死人做羊牯。”

  那时候的中国人,典型代表就是阿Q,在统治者的“愚民”政策下,对时事、政策,大都茫然不知,浑浑噩噩,稀里糊涂。但是后来有了媒体,人们有了了解世界的窗口,金庸认为,“现在典型的中国人不是阿Q了,而是韦小宝了。”这句话是金庸参加《杨澜访谈录》的时候说的,上海东方卫视的节目。于是金庸机智地补了一句话,“不是说中国大陆,而是海外的、香港的”,“像韦小宝这样子,为了升官发财,可以不择手段,讲谎话、贪污、腐败,什么事都干。”

  韦小宝则是没什么原则的,他不觉得满族人当皇帝有什么不好,也不觉得口口声声自称“奴才”有什么不对,虽然身居高位,天子近臣,但是说到底,他其实没什么政治理想,也没有传统读书人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封建社会说“千里当官只为财”,一趟差事,五十万不止,还有什么比这发家致富更快的途径呢?

  后来,读者来信说,“那是描写的清朝社会,又不是现代社会,你又不是教我们做韦小宝,所以还是不要改得好”。

  金庸接受了读者意见,于是《鹿鼎记》结局得以保全,韦爵爷得以优哉游哉继续和七位夫人花天酒地,不得不说这其实是一件幸事,虽然韦小宝有种种毛病,但是他讲义气,懂情义,就冲这一点,我们大多数的读者,还是不讨厌韦小宝的。

  金庸在参加访谈的时候说,“我想改写鹿鼎记的结局,为了有点教育意义,比如他有七位夫人,那就让他的七位夫人都走掉。”

  哪怕无法活着走下黑木崖,哪怕与任盈盈的神仙眷侣毁于一霎,这一声笑,也是非笑不可的。

  金庸所欣赏的,乃是如令狐冲般潇洒不羁,黑木崖上,众人轰然赞颂“圣教主万岁,副教主九千岁”,令狐冲一声冷笑,霎时间朝阳峰上一片寂静。

  这另一码事,就是韦小宝的阿Q精神。金庸曾经坦言,“我当时写韦小宝这个人物时候,受过鲁迅先生的启发。他写的阿Q是当时中国人的典型。”

  清朝也的确如此,康熙的时候尚可,到乾隆时候,从乾隆本人就开始大捞特捞,以“纳贡”的名义,从大臣手中大肆收敛财物,大臣再从小吏身上捞,层层搜刮,最终都落到了老百姓的头上。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