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武侠为何那么牛?原因竟然跟佛学跟他的生死情结有关金庸

/ / 2015-10-25
最毒妇人心马夫人康敏,心如蛇蝎,处心积虑,一心性毁了萧峰,最毁了自己,岂能不孽?大悲悯同情好人,大悲悯也同情坏人。 曾梦想少年仗剑走天涯,快意江湖。而金庸就是这个梦的织梦者,如今梦还在,织梦者却已不在,令人唏嘘。 金庸最终在佛经中他寻求到了...

  最毒妇人心马夫人康敏,心如蛇蝎,处心积虑,一心性毁了萧峰,最毁了自己,岂能不孽?大悲悯同情好人,大悲悯也同情坏人。

  曾梦想少年仗剑走天涯,快意江湖。而金庸就是这个梦的织梦者,如今梦还在,织梦者却已不在,令人唏嘘。

  金庸最终在佛经中他寻求到了答案,他才从长子早逝的悲痛中逐渐走出。这也是金庸开始真正开始了解佛学的开始。

  而金庸在勘透“生死”之后,不仅走出了失去至亲的悲痛,还将这份悲痛转化成了“大悲大悯”的大爱,从此他的心境更为坦荡。

  人有千面,物有万象,冰山一角之下的世界才是暗流涌动的真实世界,人生需要看透假象的慧眼。略懂先生每天带你一起识破人生真相,化解人生迷局。

  《天龙八部》是被读者公认的最好的一部金庸作品 “至情至性,大悲大悯”,这八个字贯穿整部书全文,可谓是脉络所在。

  金庸备受追捧的一大原因就在于他著作中蕴涵着儒、道、释、墨等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而其蕴含的佛学哲理更是给了我们众多启发。

  他通过文字将自己从命运桎梏中解脱的历程,打包进一个个爱恩情仇的故事里,将达观与豁达法布施给更多的人,解开了无数心结。

  无人不冤,有情皆孽。萧峰一代大侠,忠肝义胆,却以身殉了宋辽和平。满怀悲愤向谁告,仰天抱剑空长啸,岂能不冤?

  正值金庸诞辰95周年,回顾他所著的武侠巨作,才发现它们并不是15本武侠小说那么简单。从这15本小说乃至衍生的作品,早已影响了数代人,上至政治名人、学者教授,下至贩夫走卒,从中国到美利坚,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层出不穷的“金庸迷”。

  人生短促,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道死后去了哪里。生死的问题,如此纠缠人,却没有答案。

  金庸评价自己“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而去”,这句话里就反映了金庸看待死亡的豁达。而这种豁达正是金庸通过佛学悟到的人生真义。

  禅者生死,有先祭而灭,有坐立而亡,有入水唱歌而去,有上山掘地自埋。死是人的定命,横亘在人生的一端,没有人能逃避。

  所以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金庸老先生一直都在追寻生命的意义,阅遍东西方经典著作想参透生死的奥秘。

  当我们能悟到其中的真义,看透生死,学会“大悲大悯”,也许我们也能了悟生死。

  而学佛的最终目的就是要了生脱死,它教我们正视死亡,让我们知道死亡是一种状态,并不是终结,有生才有死,对于“死”是胸有成竹,看淡“生与死”的我们才能无忧无惧的。

  《倚天屠龙记》第三十章张无忌、谢逊和四位女孩坐一艘小船,漂在海上殷离唱了几句小曲, “来如流水兮逝如风;不知何处来兮何所终!”

  正是金庸的“大悲大悯”,教会我们在武侠的世界里了解这个世界的复杂性,教我们将视角放到了这些人物身上,感受爱与痛,对这个世界抱有一颗悲悯之心,从而更加爱这个世界。

  生死无常,一人飘飘人世,实如江河流水,不知来自何处,不论你是英雄豪杰还是平头百姓,到头来终于不免一死,飘飘出世,又如清风之不知吹向何处。

  金庸先生悲痛欲绝,甚至想要追随儿子一起到另一个世界,“我伤心得几乎自己也想跟着自杀。当时有一强烈的疑问: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忽然厌弃了生命?我想到阴世去和传侠会面,要他向我解释这个疑问。”

  中国的佛经卷帙浩繁,有数万卷之多,只读了几本简单的入门书,就觉得不符合我对真实世界的认识;但还是勉强读下去。后来,读到《杂阿含经》、《中阿含经》、《长阿含经》,几个月之中废寝忘食、苦苦研读,潜心思索,突然之间有了会心:真理是在这里了!一定是这样!

  金庸在佛经中究竟悟到了什么呢?金庸借虚构人物的口,引用古人的话,说自己对生死的看法。在《倚天屠龙记》里金庸就曾多处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