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民“绝无生气康有为

/ / 2015-10-25
很可惜,中国人传统的社会道德理想,长期以来不仅不曾有实现的机会,反而完全变成了君主官僚专制体制的骗人诱人的意识形态工具。就好像放在牲口前方的草料袋,总是引诱牲口前行,效死力拉动专制沉重之车。 最根本的失败原因即在,他所扶持的光绪皇帝本就是个...

  很可惜,中国人传统的社会道德理想,长期以来不仅不曾有实现的机会,反而完全变成了君主官僚专制体制的骗人诱人的意识形态工具。就好像放在牲口前方的草料袋,总是引诱牲口前行,效死力拉动专制沉重之车。

  最根本的失败原因即在,他所扶持的光绪皇帝本就是个毫无实力的傀儡,另一个根本的原因,即是中国几千年来官场积习所造成的大部分人的见风使舵的卑劣的人格。令康有为失败的最关键的三个人,光绪、慈禧、袁世凯,光绪懦弱无力,尤其缺乏必死的决心,慈禧专横,更具有杀伐果断的意志,袁世凯乃见利忘义之徒,关键时刻卖主求荣、不惜以别人的鲜血染红自己的冠顶子。《完》

  这种完全反自然的平等是西方科学知识主义的必然产物,是人类在给自己寻找无穷无尽的苦恼,而不是真在寻找幸福。中国人的理想不然,中国人主张阴阳互补,男女互补,男女一体,和谐成交,而至无羽忘我,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达到幸福无极的境界。中国人尊重自然,主张男刚女柔,男方女圆,男主外女主内,互补互助。真正达到互补和谐的夫妻是不可能被取代的。虽然婚姻可以自由但和谐二字决不是自由二字可以概括的。

  “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道德经》

  中国人的大同理想是男有分,女有归,并不是西方人的“共产共妻的人皆可夫、人皆可妻。中国人的理想决不主张人人割裂式的独立,也决不主张男女在一切方面的平等,像今天所宣扬的,男人可以做的事情,女人也一定可以做反过来亦然,女人做的事情,男人也应该去做。无怪今天西方女人会去锻炼自己的肌肉,使之显得块垒分明,倔强可惧,而认为这就是女性的健美。无怪西方的男人有人愿意割去自己的生殖器变成女人,或许有--天、还会有男人要求具有子宫,具有发达的乳腺······这样一种人类大观,在中国人的理想图景中是看不到的。问题不在这里,而在于当人们这样做时,他真会感到幸福吗? 如果真能感到幸福,他人当然不必说三道四。但这真是男女平等所要求之义吗?这种平等无异于取消男人和女人。

  两千多年来,中国人的实际理想是“小康”,而真正的小康说穿了,即中国人对圣君贤相的企盼,对清官廉吏的企盼、对和平安宁的企盼,对尽量少一点天灾人祸、有一个好年成的企盼,······说来可怜,中国人于物质上的要求并不多,更高地是企盼在人与人之间的善待。中国人盼君明臣忠、父慈子学、夫和妇顺、兄友弟恭、朋友共济、人人相助。两千多年来中国人的理想始终都集中在人与人之间的道德情感上,无论大同也罢,“小康”也罢,均是如此。

  康有为在《大同书》中所体现出来的思想的可贵之处在于,他继承了中国人的社会理想传统,而又能勇敢地指出,要实现中国人的传统理想不能再走中国几千年来传统的君主官僚专制的既成老路。中国人力图达到的“无我”“忘我”的理想境界,与君主官僚专制的社会现实之路是绝对的南辕而北辙。为了实现中国人的理想,中国人必须学习西方,用议会民主政治来取代中国的君主官僚专制。但可惜,康有为为了要引进西方人的议会民主政治,要击破君主专制,却又同时达到了要“毁家灭族的错误结论。说到底,是因为他并没有认识到中国古代儒家先圣的真正可足珍贵的遗产。

  这种爱同样赋予我们把生命永恒地维持下去的能力、这是人赋的能力、是人类用后天的智慧自己创造出来的与大自然的天赋的能力异曲同工的能力。一个人仅会生儿育女是不够的,因为一切生物也会生儿育女。一个人还应该懂得赋予一切生命、尤其赋予一切人以爱的善意,只有当一个人真正做到了这一点,他才不枉为人活了一生。

  人为什么活着?衣、食、住、行么?这些东西不能少,但没人会说,我就是为了衣食住行而活着、虽然、实际上绝大多数人的确确就是不得不仅仅为了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而活着,但人类终归还是懂得,他们决不能只是为了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