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他成了断翅的燕瞿秋白

/ / 2015-10-25
瞿秋白以职业革命家自许。但,他本质上是诗人,或者说他本色是诗人。他的一生就是一首可歌可泣的长诗,直至生命的终点。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为大家闯一条光明的路”、“我是江南第一燕,为...

  瞿秋白以职业革命家自许。但,他本质上是诗人,或者说他本色是诗人。他的一生就是一首可歌可泣的长诗,直至生命的终点。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为大家闯一条光明的路”、“我是江南第一燕,为衔春色上春梢”。但,很快他成了断翅的燕,36岁就英勇就义。

  如果瞿秋白的生命就只有这么悲壮、潇洒、鲜红的色彩,那么他身后就没有那么多的麻烦了。但是他偏偏留下一篇《多余的话》,说自己是多重色彩的。

  而瞿秋白给我们提供的却是另一种人生和灵魂的版本。他将死看得很轻,对名看得很淡。我读到了他的真实的生命,读到了他生命的伟岸。在生命的尽头,他已完成了人性最坦荡的升华。

  如今,《多余的话》的影印件静静地躺在玻璃柜里,这是瞿秋白最后的告白。真是多余的话吗?我看到的却是他赤裸裸的灵魂。如果说,瞿秋白一生的伟业,是一座平地耸立的高山,令人崇敬;那么,读他对自己灵魂无情解剖的《多余的话》,更感到他是一座临崖的奇峰,险峻挺拔。在《多余的话》中,他自曝了自己的脆弱与消极,诉说了自己心中的种种矛盾及尴尬……

  绕过瞿秋白全身塑像,走进屋子,便觉得更走近了瞿秋白。其中一小间为“翻轩”,是他的书房兼卧室。里面的摆设不多,木床、书桌、书柜、椅子……一幅幅历史图片和文字说明,使我沉浸在20世纪初激荡的风云中。而瞿秋白也仿佛从图片、文字里走了下来……

  知道合伙人文学行家采纳数:4474获赞数:162459已在报刊杂志、网络发表小说、散文、诗等四百余万字……

  王剑虹(1901-1924),又名王淑璠,女,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龙潭镇人。土家族,瞿秋白夫人,是著名作家丁玲在上海大学的挚友,是一位聪慧的时代女性。

  临刑前,瞿秋白挥笔写完绝笔诗,把笔一扔,对周围人说:“人生有小休息,有大休息,今后我要大休息了。”在敌人荷枪实弹的押送下,他神色安详,缓步而行。今天仰望这张从容就义的照片,仍震撼我心。他背着双手,昂首直立,恬淡闲静之中流露出一股庄严肃穆的气概。我从纪念馆陈列的当年现场记者的报道中读到:瞿秋白来到公园,“全园为之寂静,鸟雀停息呻吟。信步至亭前,已见小菜四碟,美酒一瓮。彼独坐其上,自斟自饮,谈笑自若,神色无异。”饮完酒,他一路高唱《国际歌》徐步走向刑场。看见青山环抱,绿草茵茵,他盘腿坐在草坪上,对刽子手笑着点头说:“此地甚好!”随后饮弹洒血,英勇就义。

  他是一个文弱的书生,却偏偏用自己羸弱的肩膀挑起一个政党统帅的重担;他是一个满怀柔情的文人,却弄枪舞刀率先发出武装斗争的吼声;他是一位充满罗曼蒂克的诗人,却用自己病弱的身体表演了一出堪称惊天地、泣鬼神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