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请俯从我的话叶圣陶

/ / 2015-10-25
2008年1月,收到叶小沫、叶永和姐弟俩合编的《叶圣陶叶至善干校家书》,厚厚一册。我不禁感慨万千。当年,曾收到叶老赠书,后又收到至善先生赠书,今再收到叶家第三代赠书,其中情义岂是一言两语所能道...

  2008年1月,收到叶小沫、叶永和姐弟俩合编的《叶圣陶叶至善干校家书》,厚厚一册。我不禁感慨万千。当年,曾收到叶老赠书,后又收到至善先生赠书,今再收到叶家第三代赠书,其中情义岂是一言两语所能道尽。它显示叶氏淳淳家风后继有人。而今我也是八旬之人,难言感恩,唯有自励,一息尚存,不忘精神传承。叶老晚年说过:“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我是虽临夕死,犹欲朝闻。”谆谆教诲,言犹在耳,追念一代宗师,紧跟时代脚步,我辈后人怎敢稍有懈怠?

  第一次面见叶老,是第二年,1980年11月,我去北京参加全国第二次语文教材座谈会,同去代表有张撝之、钱梦龙、杨达平诸君,由上海市语文教研员徐振维老师带队。行前,我致信叶老,说有晋京机会,希望面见叶老。不想,就在会场上,叶至善先生找我,说叶老要见我。我惶恐地来到主席台前,见到叶老。老人家双手一拱,言道:“失迎,失迎!”我慌不择言,只是说:“您好!我会来看望您。”迅即退下。会后,一日下午,我初访叶府。叶圣陶先生亲切地接待了我。谈话近两个小时。我怕累着老人家,说完起身披衣要走。老人拉着我,嘱我穿好大衣,还不放心地将钮扣一一摸过,确认扣上,才挥挥手,说:“至善,替我送一送。”至善先生长我21岁,为我父辈,一直送我至大门口。

  凡与叶圣陶先生有过交往的人都知道,老人家是最讲诚信的。他对同辈人友善温润,对后辈更是疼爱有加。这从许多友人的回忆文字中可以见到,而我也是亲身感受到的晚辈之一。1982年10月,某日,我接到至善先生来信,同时寄来一张“叶圣陶声明”。这令我吃惊不小。什么事让老人家作出如此举动?

  上世纪80年代,我因工作联系,有幸结识著名文学家、教育家叶圣陶先生。数年间,得他老人家书函五通,又多次聆听教言,受益终生。如今,叶老离开我们已31年,当年接受教诲的情景时时映现,一一宛如眼前。

  与叶圣陶先生有过交往的人都知道,老人家最讲诚信,对同辈友善温润,对后辈更是疼爱有加。

  收到叶圣陶先生第一封信,是1979年5月31日。其时,我任职于上海市徐汇区教育学院。1978年3月,吕叔湘先生在《人民日报》发文,呼吁改变语文教学效率低下的现状,一时应者云集。我也热情投入,正着手试编语文教材。为向叶老请教,我贸然投书。当时我不认识叶老,未曾料到仅隔数日,即收到老人家亲笔回复。叶老时已85岁高龄。信中说:“感于足下厚意,勉力写此一信。心思不能集中,书写又不很便当,只能简略说几句,未免辞不达意,尚希原谅。”并建议我去拜访段力佩先生。“上海育才中学段力佩校长是我的老朋友。他学校里教语文有一套试验办法,……足下想必知道这些情形,所示的种种高见,不妨与段校长谈谈。”接读来信,我自然既兴奋又感动。我是一名普通教师,老人以德高望重之身,垂爱于我。我深知,这是前辈的关爱,也是对后辈的期望。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