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沪举办画展张大千

/ / 2015-10-25
张大千的画风,在早、中年时期主要以临古仿古居多,花费了一生大部的时间和心力,从清朝一直上溯到隋唐,逐一研究他们的作品,从临摹到仿作,进而到伪作。张大千经常借画到家,说是观赏,其实是伪画一幅,第二天把自己的画还给别人,把真迹留在家中。他的画...

  张大千的画风,在早、中年时期主要以临古仿古居多,花费了一生大部的时间和心力,从清朝一直上溯到隋唐,逐一研究他们的作品,从临摹到仿作,进而到伪作。张大千经常借画到家,说是观赏,其实是伪画一幅,第二天把自己的画还给别人,把真迹留在家中。他的画风,先后曾经数度改变,晚年时历经探索,在57岁时自创泼彩画法,是在继承唐代王洽的泼墨画法的基础上,揉入西欧绘画的色光关系,而发展出来的一种山水画笔墨技法。可贵之处,是技法的变化始终能保持中国画的传统特色,创造出一种半抽象墨彩交辉的意境。

  农历乙丑冬月21日,应周梦公之嘱,为其妾素兰作白描像署名啼鹃。3月21日,上海《申报》刊登《张季蝯卖画》启示。仲夏,在曾熙家结识温州籍篆刻家方介堪。

  在20世纪的中国画家中,张大千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其画意境清丽雅逸。徐悲鸿说过“张大千,五百年来第一人。”他才力、学养过人,于山水、人物、花卉、仕女、翎毛无所不擅,特别是在山水画方面具有特殊的贡献:他和当时许多画家担负起对清初盛行的正统派复兴的责任,也就是继承了唐宋元画家的传统,使得自乾隆之后衰弱的正统派得到中兴。

  40年代,张大千自费赴敦煌,耗时三年大量临摹了石窟壁画,并将之宣传介绍,使敦煌艺术宝库从此为国人和世界广为瞩目。从此,张大千的画风也为之一变,善用复笔重色,高雅华丽,潇洒磅礴,被誉为“画中李白”、“今日中国之画仙”。1942年,春末,他决定举家赴敦煌临摹壁画。在敦煌的生活是艰苦的,恶劣的气候条件,再加上住在与世隔绝的石洞子里对于一般人是无法忍受的,但对于一个艺术家却可能是有益的。大千在此时画风为之一变,他善用复笔重色,笔力也变得丰厚浓重。可以说在敦煌时期对他风格形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不仅考察莫高窟的壁画佛像,还对莫高窟进行了编号,成为了为莫高窟编号的第一人,为保存文化遗产做了积极的贡献。他还到达青海西宁,邀请藏族画师共同赴敦煌协助临摹工作。为尊重他人劳动成果和对摹品的负责,每幅画上都注明了画家的名字,凡与他合作也注明了作者的名字,所以在他许多临摹的敦煌壁画中都标有番僧某某同画。两年后他结束了在莫高窟的临摹工作,同时开始了对安西榆林窟的临摹工作。

  十岁的孩子就能帮助母亲描绘花样,画比较复杂的花卉、人物,写字也很工整。他的四哥张文修在资中家教私塾,故大千也就从四兄就读古籍,在课余常随兄赴资中游览山水名胜,培养了对自然的审美意识。良好的家庭文化氛围对他起到很好的启蒙作用,同时也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国学基础.后入重庆求精中学读书,18岁时,张大千随兄张善子赴日本留学,学习染织,兼习绘画。20岁时,张大千由日本回国,寓居上海,曾先后拜名书法家曾农髯、李瑞清为师,学习书法诗词。接着因婚姻问题,削发出家,当了一百多天和尚。还俗后,即以其佛门法名“大千”为号,从此全身心致力于书画。

  张大千在恢复古法中有创作之功,使得断代数百年的古法重新焕发光彩。故而是极有历史意义的事,尤其青绿、金碧等技法,非大风堂门人,不能绘制。大千画派婉转细腻、设色丰富而秀润,勾线纤细飘逸,与燕赵画派浑茫苍厚,用笔豪壮,用色多水墨焦墨,风格差异很大,民国时候所说的南张北溥,南即四川张大千,北即河北溥心畲。四川地区文化传统深厚,人文环境积淀又深,是书画家的摇篮,大千画派其典型风格即为意境含蓄典雅、传统功力深厚、尤其在设色和线条上为其他画派所不及。秀润之风,温润之气,这在青绿金碧山水、工笔人物以及工笔花鸟上都有体现,即便是写意之山水人物花鸟。也透露出浓重的秀润之气,尤其是近代中国画受到西画的影响,纷纷变化,大千画派的画家却很少受其影响,有着北派、海派、长安、岭南等地所稀少的传统气韵和功力。这在传统文化回归的现代尤其显得难得,价值重新获得回归。

  在他五十一岁的时候他来到了台湾,从此开始了漂泊不定的游子生活。在国外期间他的一首诗句写道:行遍欧西南北美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