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陪侍在大千身旁张大千

/ / 2015-10-25
“张大千回顾展”,又称“张大千四十年回顾展”,由张大千亲自策划,意在对他四十年艺术生涯做一个全面总结。52件展品全部都是画家自选,从1928年至1968年的四十年间,每年至少一件作品,构建出完整的艺术发展脉络。其中1960年选取山水《翠屏曲涧》、人物《...

  “张大千回顾展”,又称“张大千四十年回顾展”,由张大千亲自策划,意在对他四十年艺术生涯做一个全面总结。52件展品全部都是画家自选,从1928年至1968年的四十年间,每年至少一件作品,构建出完整的艺术发展脉络。其中1960年选取山水《翠屏曲涧》、人物《小鹤卿》各一,换言之,《翠屏曲涧》是张大千认定的1960年山水代表作,画家本人背书如此,夫复何求?

  张大千《翠屏曲涧》作于1960年的八德园,原是自存的称心之作,一年后赠予六子张心澄。此幅名堂很大,曾被画家选入1972年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与文化中心举办的“张大千回顾展”,而这次展览因其特殊的背景,而被黄天才评为张大千生前最重要的一次展览,没有之一。

  此次展览的另一重要之处,还体现在张大千亲自手写的序言上,因为是对过往四十年艺术生涯的全面总结,这篇序言被公认具有极高的价值。黄天才评“这篇序言不仅是他此次展览的导览,更可视为大千本人的艺术成长史,或是他艺术生涯的自传”,现今广为引用的“先友徐悲鸿最爱予画,每语人曰:张大千五百年来第一人也……山水竹石,清逸绝尘,吾仰吴湖帆;柔而能健,峭而能厚,吾仰溥心畬;明丽柔美,吾仰郑午昌;云瀑空灵,吾仰黄君璧 ……”即出于斯。

  《翠屏曲涧》是画家1960年典型样貌,由于此前数年眼力受损,张大千开始尝试新的创作风格,画面中依稀可见石涛、石溪遗意,但技法已有新的突破,大面积使用积墨、破墨,层层叠叠,蒙茸纷披,自成一家面目,臻于浑厚华滋的境界。

  可就在这几千次中,黄天才却将“四十年回顾展”评为张大千生前最重要的画展,此次亮相诚轩秋拍的《翠屏曲涧》,即是画家亲选的参展作品,是张大千认定的1960年山水画之代表佳作,非比寻常。

  《翠屏曲涧》历经半个多世纪,现仍保持大风堂原装裱,并张大千题字木盒,品相完好,实属难得。

  黄天才在《张大千的后半生》一书中写到:“傅申曾经说过:‘张大千一生是展览最多、画册最多、画价最贵的中国画家。’的确,这话一点也不夸张,要是把大千一生所举办过的画展,不论是别人为他策展,或是他自己办展,包括各种类别、不同名目、大小规模,以及他三不五时的、没有名目的所谓‘近作展’,林林总总计算在内,总共有多少,谁也算不清,少说也有近千次吧。”

  此次展览,张大千选入多幅名作,如《嘉耦图》(1947年)、《孽海花》(1956年)、《翠屏曲涧》(1960年)、《青城山通景四屏》(1962年)等。而此次参展作品在现如今也受市场热捧,如写赠高岭梅的《嘉耦图》,曾在苏富比香港创下成交价1.9亿港币之佳绩。

  1951年11月,张大千子侄心澄、心一、心德、心嘉四人自四川老家出发,经澳门赴香港探望大千,之后并未返国,而是陪侍在大千身旁。拍品右下题写“付与心澄留之”,即张大千第六子张心澄。

  张大千除去以恣肆的笔法大面积的皴擦涂染之外,细部依然精心收拾,如画面左下角的屋舍、小桥、苇草,十分具象,而使用花青进行的跳跃性设色,正是泼彩技法的苗头。

  旧金山笛洋美术馆(M.H. de Young Museum)外景,1972年举办“张大千四十年回顾展”的亚洲艺术博物馆曾是笛洋美术馆分馆,因此展览地也时常写作“砥昂博物馆”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