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竹杖穿云蜡屐轻张大千

/ / 2015-10-25
右军《兰亭序》,章法为古今第一,其字皆映带而生,或小或大,随手所如,皆入法则,所以为神品也。古人作书很讲究章法,蒋骥《续书法论》:“篇幅以章法为先,运实为虚,实处俱灵;以虚为实,断处俱续。行间有高下疏密,须得参差掩映之迹。” 总之,刘先银的...

  右军《兰亭序》,章法为古今第一,其字皆映带而生,或小或大,随手所如,皆入法则,所以为神品也。古人作书很讲究章法,蒋骥《续书法论》:“篇幅以章法为先,运实为虚,实处俱灵;以虚为实,断处俱续。行间有高下疏密,须得参差掩映之迹。”

  总之,刘先银的书画追求古朴高格的审美,耐人寻味。沉稳、深邃是他的作品中折射出的气质和精神风貌。

  此图采用高远、平远、深远的构图,笔调雄浑、山势高耸,气象十分生动。近景处在茂密的树丛间隐约可见只露出屋顶的几间民居,旁边两位高士正在畅谈,沿着小路通往山脚下;中景出矗立着一座陡峭的山峰,山顶上在树林间坐落着接引殿,一条瀑布飞流直下,溅起了水雾,笼罩着整个山谷;远景处坐落着群山,透视感极强。图面精致处理得十分开阔,远近空间的透视效果绝佳,充满一种律动感,也令人感到光影的质感,显现出自然的生态,有一种空气非常清新的感觉。

  用笔的熟练程度决定着线条的质量。笔画的长短、粗细、俯仰、伸缩的准确与否,决定了结构的形态的优劣。结构的宽窄、高低、大小、斜正、疏密的对比、变化准确与否,决定了章法的优劣。

  张大千是中国艺术转承时代所产生的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他是中国艺术由传统走向现代、有东方通向西方、有民族走向世界的艺术大师。

  张大千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毕加索将手在空中用力一劈,说:“巴黎是一座艺术堕落的城市!整个西方、白种人,都没有艺术!”

  《老子道德经》第十八章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37章:上天的道,总是在不争不竞中得胜有余,在无言无语中应答自如,在不期然时而至,在悠悠然中成全。

  青城山位於成都平原西北部边缘都江堰风景区内,林木青翠,四时常青,诸峰环峙,状若城廓,素有“青城天下幽”的美誉。金鞭崖是青城后山的主要景点,岩石呈赭色,一凹处有三石校排列,相传为赵公元帅藏金鞭处。1938-1941年、1943-1948年,张大千为避战乱,率家人门生长年累月借居青城第一峰上的上清宫,寻幽探胜,游山写生,“酌风云之奇幻,玩草木之英华”,潜心绘事,作品逾千幅之多,是创作的高峰时期,平生许多重要作品,如《青城山十景》《老人村》《味江风帆图》《仿王蒙雅宜山斋图》《江堤晚景》等,都是在这一时期完成的。这幅《青城山金鞭崖》应当是1940年代张大千敦煌归来之后所作,淡赭色恰好表现金鞭崖岩石色调;群峰耸峙,壁立千仞,十分写实。仍是石疗一路的笔法,但浑厚苍润、清新洒脱已是自家性情。所用为清代旧纸,纸墨相映,古色昂然。

  此幅作品运用了传统山水图技法中的披麻皴与斧劈皴,山石、树木、苔点的笔法,虽令人联想到王蒙与石涛,但已经融合为张大千自己的面目;笔调雄浑,倾向于职业图家精丽繁复之表现,线条精炼有力,交代清楚,绝无赢弱之病。同时在图面中融入了张大千游历峨眉山时的生活体验,以自然实景之山水为描绘对象,也注重物理、物象的写实性传达,包括山石林木的质感、自然生态以及空间透视等表现。

  什么是泼彩?就是在泼墨之后,待墨稍湿未干,将彩泼下,使色彩具有一定的覆盖力,可以形成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泼彩,是前无古人的,是张大千的发明。

  款识:(一):中岁渐知输道路,十年何处问升平;高僧识得真形未,破碎河山画不成。大千居士爰。(二):破石如龙气未降,摩挱鳞甲尚森张;高人游戏题诗句,又被山僧说短长。大千居士爰。(三):黄山奇峰怪树随在有之,不必尽能举其名也。大千居士爰。(四):竹杖穿云蜡屐轻,春风拉我趁新晴;上方钟磬松杉合,绝顶晨昏日月明。己卯春日大千居士张爰。钤印:张爰(四钤)、大千(四钤)。《四季山水》四条屏为1939年张大千在北平逃离日军软扣,辗转回到四川后所作。此时是张大千从仿古走向写生的成熟期。前往敦煌之前,张大千一直活跃于四川成都、重庆之间,此时期张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