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张大千作品天价传奇!张大千

/ / 2015-10-25
张大千在经过敦煌的一番长途跋涉之后,内心又开始渴望古代知识分子的清静隐逸生活,此时仿写陈洪绶的《出处图》,正反映了其当时的心境。画中两位隐士皆褒衣 博带,席地而坐。陶渊明的竹席、草鞋意味着生活的简朴,膝上之无弦琴又意味着生活的高雅,其背后有...

  张大千在经过敦煌的一番长途跋涉之后,内心又开始渴望古代知识分子的清静隐逸生活,此时仿写陈洪绶的《出处图》,正反映了其当时的心境。画中两位隐士皆褒衣 博带,席地而坐。陶渊明的竹席、草鞋意味着生活的简朴,膝上之无弦琴又意味着生活的高雅,其背后有一个盛米的斗和簸箩,大概是“不为五斗米折腰”的象征。 陶渊明一手抚琴,一手似乎在召唤孔明。在案头作画的孔明突然停笔,侧耳聆听,双手呈现出一个掷笔的瞬间动作,生动有趣,可见两幅画之间有强烈的精神连接。 两幅画人物造型均十分简练,笔线轻柔,色彩古雅,重在情趣。

  此幅作于1947年,乃仿宋代宫廷画师李迪之本。张大千的花鸟画起初走写意路线,八大、华嵒均为其学习的对象。自20世纪30年代中期开始,渐学北宋人的工 笔院体,同时也从观察写生入手。40年代初期,大千在敦煌临摹壁画,这在一定程度上亦影响了其花鸟画,逐渐形成了宋代院体以来未见的瑰丽风格。从大千离开 敦煌,回到青城、成都,直至1949年底离开中国大陆,这段时期是其工笔花鸟画的巅峰时期,不仅笔墨纯熟,且格调高雅,此图便为大千在这一时期的佳作。李 迪的工笔花鸟画构思巧妙,细致入微,大千可谓颇得其意。画面上,枯枝翠竹相映生辉,雀鸟独立枝头,构图疏空,意境清幽。竹枝、翠竹以及雀鸟的描绘均带有装 饰性,但仍不失优雅的书卷气和唯美的情趣,大千既在笔墨和设色上得古人精华,又以独特的审视角度赋予物象新的生命。

  张大千的山水脱胎于前人先贤,从此条屏之中可知大千对于古法精髓领悟之深厚。这组条屏之上均有张大千自题仿某位古人先贤笔意作画,或以元人技法得之,或师井 西老人笔意,又或参“公安三袁”之袁宏道诗意戏写。然而不管张大千仿何家何法,其笔下总是能够见到石涛的影子,石涛可以说贯穿于张大千的丹青生涯之中。在 这组条屏中,无论是点苔勾勒还是写山写松均可隐见石涛之迹。以条屏中松树之法为例,张大千曾说“石涛画松自有定法,细观之,每每三笔为一组,笔锋先着针 尖,下笔轻而收笔重,略加渲染,如此画来,方是真石涛。”细观图中之松,枝干松针、写形点苔均遵石涛之法。松针多是三笔一组,针尖因下笔轻,故细;收笔重 则渐粗,最后略加渲染,染出松针之势。很明显是一派石涛画风,但若再拿来石涛原画比较,却又似乎不是。写真,要在“似与不似之间”,而此松树之法便暗合此 理。

  张大千的人物画在20世纪40年代至敦煌临摹壁画之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这种变化在30年代已现端倪。此图作于1936年,题跋中称:“仿唐人壁画运 笔”,当时已发掘的唐代壁画并不多,在20世纪30年代前后,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在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墓地发掘了一些晋唐壁画,但大千是否取自唐人壁画笔 法,并未得知。或为得自吴道子刻石,吴道子的观音像在唐代时被作为蓝本被许多寺院翻刻,他还曾在四川一座寺院的石壁上留下一幅观音像。

  张大千的人物画在20世纪30年代以师古为主,其上溯唐宋元明,至1937年,他已经发展出自己早期的人物画体系论,如本幅题跋中所言:“顾恺之画不可得 见,阎立本吴道元间有墨迹、石刻流传人间。宋有龙眠,元有松雪,明有十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