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礼物就是当年张学良买走的新罗山人的《红梅图》张大千

/ / 2015-10-25
现在奉为大师的人物,在历史长河中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局中人。褪去传奇和流言的添油加醋后,我们看到大师间交往的质朴本性。张大千因其性格,自然是朋友众多,故事因此也比较多。作者包立民先生,则通过文字资料和与事件参与者的求实,向我们叙述一个真实自在...

  现在奉为大师的人物,在历史长河中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局中人。褪去传奇和流言的添油加醋后,我们看到大师间交往的质朴本性。张大千因其性格,自然是朋友众多,故事因此也比较多。作者包立民先生,则通过文字资料和与事件参与者的求实,向我们叙述一个真实自在的张大千。(《张大千艺术圈》包立民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张大千和齐白石的交往并不深,甚至彼此还有些成见。作者通过一些近人的回忆讲述了两人之间的不愉快。张大千和齐白石在二十世纪30年代齐聚北平画坛,虽然当时齐白石已年逾古稀,但论门第论出身,可能师古人画风的张大千更胜一筹。他模仿的石涛画作以假乱真,名噪一时,连黄宾虹都看不出来,并被张大千用假画换取了自己珍藏的真迹,类似趣闻流传甚广。大量张大千模仿的画作流入市面,对石涛真迹的鉴别和收藏造成了困扰。对此,齐白石相当不满。有次,齐白石在家中作画,张大千前来拜访,齐白石则避而不见。当学生疑惑地问他为什么不见这么有名的画家后,齐白石说道:“这种造假画的人,我总不喜欢!”张大千吃了闭门羹,心中自然是不快。两人因家庭出身、个性、生活环境的不同,彼此差异也大,在金钱观方面更是天差地别,一个挥金如土、一个崇尚节俭,两人为此没少互相揶揄。

  张大千、齐白石两人,对彼此作风上颇有微词,但在艺术方面的交往上,张大千对于齐白石对他画作的批评、指点,还是听得进去的。两人各有各的画风,难以简单作评价,但齐白石朴质求真、对艺术细节的追求,让张大千自愧不如。在书中作者细讲了两次齐白石对张大千的指点,都不是在画技方面,而是诸如蝉头应向上而不是向下,虾有六节等观察时容易疏忽的细节问题。张大千对此颇有感触,在之后教育学生时常说,求真的精神比什么都重要,写生的目的就是了解事物的真实状态。张大千年轻时虽与齐白石有芥蒂,但随着时间和自身认识的变化,他对齐白石也有了新的评价。新中国成立后,齐白石在中国画坛上的地位无人能及,在海外却颇有争议,大家都认为吴昌硕是第一。而已经两鬓斑白的张大千却力挺齐白石,认为齐白石比吴昌硕更“钝”,他最能够理解齐白石“简胜于繁,拙胜于巧,钝胜于能”的质朴理念。

  这幅画的故事一直延续到30年后。当时定居海外的张大千去中国台湾看望老友,遇见了已经被解除软禁的张学良。毕竟是老友,多年没见,感慨颇多。张大千返美前,张学良送给了张大千一卷东西,并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到了美国后再拆开。然而,张大千一路就在琢磨这卷到底是什么东西,最后还是败给了好奇心,在东京等候转机时,就迫不及待地拆开了。原来这礼物就是当年张学良买走的新罗山人的《红梅图》,没想到这次与张学良的巧遇,又勾起了这幅画的回忆,张大千感慨颇多。到了美国第二日,他就创作了一幅《腊梅图》,并把自己这次与张学良相遇的感触题在了画上。之后张大千来到中国台湾定居,更是和张学良常常见面,他们的友谊一直都留在彼此心中。

  在收藏方面,两人就没那么客气了,看中的藏品绝不手软,互相争奇斗胜的趣事不少。作者在这里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有一次,张大千逛琉璃厂,看中了一幅新罗山人的《红梅图》,便询价想买下来。说来说去,最终三百大洋搞定,并和老板约定好隔天把画送到张大千府上,张大千心满意足地走了。不过,张大千前脚刚走,后脚张学良带着侍卫也来逛琉璃厂了。张学良也看上了这幅新罗山人的真迹,想要买下。老板左右为难,在北平,都是琉璃厂吃画家,而只有张大千是吃琉璃厂,因此不敢得罪。但在张学良面前,老板最终还是把画卖给了张学良。等隔天张大千知道画已经被张学良买走后,只能自己叹息,要是多带点钱直接买了该有多好啊。

  张学良嗜好书画,收藏了很多古字画藏品,有珍贵的国宝级作品,也不乏看走眼收的大量赝品,而在专业的鉴赏家为张学良一一鉴别过后,他发现这些赝品大多都是张大千所画。因此,张学良便对张大千这个名字有了很深刻的印象。有一次,张学良突然辗转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