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竟标价至五百万元(一幅之价)张大千

/ / 2015-10-25
张大千自称石涛再生。陈半丁收藏的石涛精品册页是他画的,他用假“石涛”换了黄宾虹一幅真“石涛”。他伪梁楷的《睡猿图》骗过了吴湖帆、叶恭绰等鉴赏家。程霖生专收石涛作品,可张大千私下对好友说:“程霖生收藏的一百幅石涛画,十之七八都是我画的。” 张...

  张大千自称石涛再生。陈半丁收藏的石涛精品册页是他画的,他用假“石涛”换了黄宾虹一幅真“石涛”。他伪梁楷的《睡猿图》骗过了吴湖帆、叶恭绰等鉴赏家。程霖生专收石涛作品,可张大千私下对好友说:“程霖生收藏的一百幅石涛画,十之七八都是我画的。”

  张大千,是中国近代绘画史上的“全能大师”。于中国画人物、山水、花鸟、鱼虫、走兽,工笔、无所不能,无一不精。诗文真率豪放,书法劲拔飘逸,外柔内刚,独具风采。详细

  上世纪30年代,他曾两度执教于南京大学(时称中央大学),担任艺术系教授。他在亚、欧、美举办了大量画展,蜚声国际,被誉为“当今最负盛名之国画大师”,仿古画作可以乱真,“骗”过不少鉴别大师。徐悲鸿说过:“张大千,五百年来第一人。”

  傅雷在11月29日与黄宾虹的手札中,谈了自己的感想:“……逮病体少痊,又为老友庞薰琹兄筹备画会,近始结束。迩来沪上展览会甚盛,白石老人及溥心畬二氏未有成就,出品大多草率。大千画会售款得一亿余,亦上海多金而附庸风雅之辈盲捧。鄙见于大千素不钦佩,观其所临敦煌古迹多以外形为重,至唐人精神全未梦见,而竟标价至五百万元(一幅之价),仿佛巨额定价即可抬高艺术品本身价值者,江湖习气可慨可憎。”

  建国后,张大千一度被说成是“反动画家”,倒卖书画,破坏敦煌文物,甚至是“民族败类”。原因是他因对传统文化的认同感问题,没有接受回国邀请。这位风光无限、至死保持着故乡旧习甚至陋习的老人,最终难以完成的,竟是落叶归根的最平凡的一点念想。

  张大千画人物有一个特点,即先淡墨勾勒一遍,再浓墨勾一遍,用颜色再勾一遍,如此勾勒三四遍以后,画面就会产生一种立体的感觉。

  对徐悲鸿“五百年来第一人”的赞誉,张大千谦虚地回应:五百年来一人,说得太过了,太过则近于开玩笑了。但对自己的鉴定能力,张大千毫不谦虚地自称“五百年来精鉴第一人”,还得意地说:“一触纸墨,辨别宋明,间抚签赙,即知真伪。”

  张大千的印章,据不完全统计,共有50余方,有:张爰,张蝯,张大千,大千居士,蜀客,三千大千,蜀郡张爰,大风堂,昵燕楼,摩颉山园,摩登戒体,三到黄山绝顶人,老弃敦煌,长须张郎三十八,苦瓜滋味等印。张大千的这些印章,不仅是鉴定的凭证,而且也是了解其生平和艺术风格的重要史料。

  张大千的山水画创作可分为三个时期。进入到新千年以来,拍卖市场上高价作品多为他的山水画。从市场层面看,张大千各个阶段的山水画一直深受藏家的喜欢,尤其是其中期和后期作品价格目前更是涨幅居前。

  据倓虚法师《影尘回忆录》,张大千去宁波没有逢上谛闲法师升坛讲经。不知道张大千与谛闲法师天天论道、听他谈经说法等等是怎么来的。

  张大千(1899~1983年),原名正权,后改名爰(yuán),字季爰,号大千,别号大千居士、下里巴人,斋名大风堂。

  张大千在掌握扎实的传统技法的基础上,一改明清一味摹古、脱离生活的文人画之弊病,开始创作了大量写生记游作品,别有情趣,特别是创作的青绿或金碧山水则富丽堂皇、雍容华贵,备受青睐。

  李秋君是张大千粉丝津津乐道的花边新闻主角。年表仅纪1920年张大千22岁与之相识结为知音。这条履历未标注出处,叫人无从着手,迷窦重重。

  美术史家傅申曾评价张大千“在绘画上,范围之广、幅度之宽、功力之深、天赋之高、精进之勤、超速之快、自期之远、自负之高、成就之大,不论你喜不喜欢他,不得不承认,他不但是近代大家之一,也是整个绘画史上的大家之一”。

  张大千的书法,早年学习曾熙和李瑞清,学习石涛、八大山人后,其书法有两种面貌;之后,他又学习魏碑,《瘗鹤铭》和宁代的黄庭坚,从而形成利落,平中求奇,隶楷相参的书风。他的署款很有特色,关于“爰”字的写法,从传世作品看,又有早中晚

1
康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