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那些梅花张大千

/ / 2015-10-25
著名新闻人黄天才在为张大千作传时,将张大千先生的一生分为前半生与后半生,我想这是十分贴切的。1949年张大千离开中国大陆时,年届半百,一般说来,一位艺术家到了这个年纪,应是艺事已经成熟,多半功成名就了。尤其是张大千,成名远较其他同侪名家来得早...

  著名新闻人黄天才在为张大千作传时,将张大千先生的一生分为前半生与后半生,我想这是十分贴切的。1949年张大千离开中国大陆时,年届半百,一般说来,一位艺术家到了这个年纪,应是艺事已经成熟,多半功成名就了。尤其是张大千,成名远较其他同侪名家来得早,“南张北溥”的盛名,传遍大江南北,他的后半生原本可以安定舒适地从事创作。年长张大千三岁的溥心畬,及大他一岁的黄君璧,他们的生命历程中,就无所谓前半生与后半生之分。像张大千那样以半百之龄,还要把自己的后半生搞得翻江倒海的境地,一切一切都重新做起,这是“异数”。张大千好友溥心畬在其万里投荒从北半球南迁到阿根廷定居时所绘的一幅《移居图》上,曾题诗加以规劝(或嘲讽)。随后张大千在阿根廷未获办妥永久居留证而被迫迁居巴西,溥老得知后,又在张大千的一帧照片上题诗,表达关切怀念之情。足见张大千当初移居海外,积极策划进军西方艺坛的雄心壮志,其实不为他的艺坛好友们所理解或认同。

  事后来看,带徐雯波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印度时期虽然手头很紧,又苦又累,徐雯波却甘之如饴,顺利产下一男孩,因为是在印度受孕的,取名心印。因印度不宜安居,多方考虑后,张大千打算迁居南美洲的阿根廷。在考察南美当地时,他不堪相思之苦,写家书向徐雯波询及家中近况。十多天后,收到雯波复函,详陈别后家中近事之外,并附有徐雯波特地到高岭梅照相馆拍摄的近照一帧,希望稍解其旅途寂寥。

  其实,据张大千多年后在台北参加“四川同乡会”,与几位老乡亲谈及当年从成都离开的情形时曾说,他考虑徐雯波年纪太轻,阅历不足,她一个人恐怕应付不了张大千在海外开疆辟土的大场面,因此,他曾向老乡长张群要求三个机位,准备在徐雯波之外,多带一个人同行;但经过仔细考虑,找不出适当人选,大太太曾庆蓉必须坐镇老家留守,二太太黄凝素迫于现实因素不可能再随侍同行,三太太杨宛君身体不好,子宫患癌及肠胃病,不宜远游。张大千也曾考虑带一个儿子同行,但大儿心亮在抗战期间已过世,次子心智已结婚,有他自己的家小要照顾,三子心一(保罗)以次诸儿均未成年,带出远门,诸多不便,最后,只好带徐雯波。

  1952年张大千迁移到南美阿根廷时正54岁,创作力旺盛,失去了中国市场的支持,便一直寻找西方观众能认同的表现形式。正好1953年,他两赴美国纽约、波士顿,西方艺坛当时流行抽象表现主义、行动绘画、自动技法、色域绘画,给予张大千新的视觉经验和启发。

  张大千 仿敦煌莫高窟唐人壁画龙女礼佛并跋中堂 20世纪40年代初 四川博物院藏

  除了非凡的艺术造境外,张大千还是一位风趣洒脱、重情重义之人。他一生留下很多轶事和风流韵事。有关张大千的感情生活,本文仅陈述了在他海外生活中占举足轻重地位的徐雯波,从张大千留下来的画作题识跋语中,不难发现蕴藏着其浪漫之事的密码。总之,张大千一生充满诸多传奇性的转折,希望透过这些张大千创作背后的故事,能够更接近这位全方位的艺术天才、生活美学大师。

  古人常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点张大千是最身体力行且当之无愧的。旅行必须有过人的体能、精力、兴趣与毅力,一般常人实难以做到。张大千一生喜好跋山涉水,开拓胸襟视野,接触不同的地理人文,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前往敦煌是基于此,以险奇著称的黄山绝顶,张大千亦曾登临过三次,20世纪50年代后更遍游世界各地名山胜水。其所作山水不但皆有“真山

1
康有为